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大漠风俱乐部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登录网站

查看: 1299|回复: 5

千年阳关:一座被漫漫黄沙吞噬的丝路名关

[复制链接]

5197

主题

5370

帖子

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大漠风领航,看最美新疆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0759
QQ
发表于 2015-2-9 05:44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
448a5baf8c9e16414e715a.jpg
残存的“阳关耳目”墩墩山烽燧

  如果说春风不度玉门关给人一种绝望悲情,那么西出阳关无故人则给人们留下了关爱与温情。是啊,出阳关后就难见故人了,可故人依旧在阳关以东等着呢?

  敦煌西南,古董滩边。一座残破烽火台,带着苍凉的神情注视着我们。人们说,烽火台号称阳关耳目。那么,千年阳关又在什么地方呢?

  苍凉烽燧,大片褐色戈壁,人渺小得几乎可以忽略

  阳关,是我们的梦里家园。

  在汉唐时节,这座关隘几乎就是家园的代名词。班超曾说,但愿生入玉门关。在这种语境下,阳关和玉门关都带着家园的含义。要不然,守护西域三十年的班超,为何将生入关作为他的最后要求。实际上,入玉门关不久,班超就去世了。因而,在游子心中,阳关、玉门关就是家园的象征。

  7月下旬,一个午后,这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,这时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刻。此刻,我们站在敦煌西南的古董滩上,脚下阵阵热浪袭来,躲无可躲。头顶,阳光肆无忌惮,遮阳帽没有多大作用。戈壁,一望无际,荒原寸草不生。前方山包上,一座残破的烽火台是我们的希望。身后,小路弯弯,我们所走的路一眼望不到头。天地间,我们是如此的渺小,如此的无助。

  古董滩是敦煌西南70多公里处的一个戈壁荒滩。这个荒滩和阳关密切地联系在一起。

  寻访阳关是我们梦寐以求的。虽然我曾无数次从诗句中领略过阳关的雄壮,感受过它的意境,但真正到了阳关,大自然给我们的见面礼却是如此的深刻。

  从敦煌出发后,我们就对即将到来的阳关充满了猜想。而在这之前,收集了大量的资料,约略知道阳关模样。出敦煌市区,沿路往南而行,作为一座绿洲城市,真正令人赏心悦目的绿色是为数不多的,且集中在几个居民点的周围。

  十多公里后,荒凉就扑面而来。沿公路往南,和我们相伴的不仅有荒原,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砂垄。开车的小董说,别看那道砂垄不起眼,它就是汉长城的残迹。这话令我们心头一震,忽然间,那条砂垄在我们心中就高大了起来。

  汉长城是大汉王朝修在河西走廊西部的边塞,曾经蜿蜒万里,雄镇四方;曾经旌旗烈烈,金戈如林;曾经扬鞭走马,轺车迢迢。两千年后,留给我们的只是这些残垣断壁,如草蛇灰线。那么,阳关会给我们留下什么残迹呢?

  车顺路前行,不时能看到重载货车呼啸而过。我们所走的道路,在两千多年前,就是供戍边将士往来的大道。这条丝绸古道,曾经金戈铁马往来不息,如今已经成繁华的经济大动脉。戈壁滩上的路很直,但却要下沟上坡,车如行舟一般在公路上起起伏伏。下来一个沟后,眼前忽然一亮,密密麻麻的葡萄架出现在我们眼中,心情猛然就愉悦了起来,路边大大小小的农家乐不断。司机说,距离阳关不远了。顺着林荫道穿过小村,向左手一拐,再次进入荒滩,前方不远处是一座大型的仿古建筑群。这就是阳关博物馆了。简略参观完博物馆,我们就直奔阳关而去。

  这是一座两层的仿古建筑,黄色的土墙,城楼上飞檐下压,稳重而不失大度,简洁而有威慑八方的力度,城门上方的匾额上写着“阳关”二字。从城门洞中穿过,眼前是大片的戈壁,戈壁的尽头是一座小山,山上一座烽火台,俯视这一方大地。这座烽火台人称“阳关耳目”,民间俗称墩墩山,山下的戈壁滩名为古董滩。烽火台在这里是守护大地的眼睛。

  虽然气温巨高,带着朝圣心情的我还是选择了徒步。于是,我们经历了一段如同玄奘西行般的苦旅。这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关塞。丝绸之路在敦煌分为两支,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南路和北路。阳关为南路,玉门关为北路。商队过阳关后,商队在昆仑山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之间行进,到达鄯善(今新疆若羌),再到于阗,接着经过葱岭(今帕米尔高原和喀喇昆仑山)到达安息(今伊朗高原和两河流域)后,和从玉门关出发的商队会合,再到塞琉西亚,最后抵达埃及或欧洲的罗马。

  这座烽火台就是我们向往中的阳关吗?

  诗意阳关,写在边塞上的风情

  戈壁滩上,远方烽火台下的一点绿色给我们带了莫大的希望。

  在沙漠戈壁中,识别道路的两种方法,一是看有没有水,有水必有人,自然也就有路。其二,看看路边的东西,许多前行者的白骨,往往是最准确的路标。对跋涉的旅人来说,有了绿色也就有了希望。

  茫茫戈壁,让我们想起了一首诗:“绝域阳关道,胡烟与塞尘。三春时有雁,万里少行人。”这里真的是绝域。我们乘坐着现代化的交通工具,七八十公里的距离一个多小时就到了。而在古代每天行程30公里已经是大部分人的极限了。从敦煌到阳关古董滩70多公里路程,需走三天。想想吧,在戈壁滩上,在烈日下跋涉三天的确不易。最为困难的是,这条路上行人稀少,更增添了行路孤苦。

  在古代诗人笔下的阳关,充满了淡淡的离别的愁绪。当然,在汉唐人眼中这种离别愁绪,只不过是“建功于边陲,封侯于万里”宏大志向的附属品。翻开史书,汉人、唐人对建功封侯的愿望从不忌讳,他们说得堂堂正正,说得心安理得。有投笔从戎的果决,有“宁为百夫长,胜作一书生”的豪迈。对汉唐男儿而言,不建功于边陲,不封侯于万里,人生又有多大的意义呢?所以,在他们笔下的离愁中有“莫愁前路无知己”的自信,有“无为在歧路,儿女共沾巾”的不屑一顾。这或许就是汉唐王朝能昂扬向上的最大动力吧。

  诗意的阳关,自然少不了那些浓烈得让人陶醉的诗词。历朝历代人们描写阳关诗句,层出不穷,大有不写阳关,就无法成名;不写阳关,就不算大诗人的状况。读历代写阳关的诗句,虽有离别愁绪,但并不浓烈,更多的是自豪,是自负。这就是诗意的阳关,也是豪迈的阳关。

  王维虽然到过河西,但似乎没有到过阳关,在他心中虽“不识阳关路”,但却有“新从定远侯”的志向,定远侯就是班超。岑参写道:二年领公事,两度过阳关。从西域到长安万里,两年才能往返一次。只有平静叙述,却丝毫不言苦。他在过酒泉时写道:昨夜宿祁连,今朝过酒泉……阳关万里梦,知处杜陵田。而戴叔伦却在过阳关时喝醉了,留下“阳关多古调,无奈醉中闻”的怅然。

  不过,写阳关的诗句,最闻名遐迩的是王维的《送元二使安西》。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之句将阳关推到了极致,也成为写阳关诗句的经典,后人还依据他的诗句,将描写的情景变成乐曲《阳关三叠》,这更加增添了人们对朋友的殷殷叮嘱。在写阳关的离别愁绪中,还有一首诗也颇为感人。南朝的庾信虽然没有到过阳关,但也写了一首阳关的诗:“阳关万里道,不见一人归;唯有河边雁,秋来向南飞。”

  诗意的阳关,令许多人神往。然而,实实在在的阳关究竟在哪里呢?

  烽火台边,远眺雪山,近看绿洲,究竟何处寻阳关?

  关于阳关的来历有两种说法,一种是说阳关在龙头山之南,龙头山也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墩墩山。另一种说法是,阳关在玉门关之南,故名阳关。阳关不论是关名,还是地名,从汉武帝元鼎六年后,在河西走廊设置四郡四关后,它不仅存在大地上,而且存在于中国人的血脉中。

  我们眼前的古董滩,广袤宽阔,一眼就望到很远的地方。可是,却不见一座关隘。阳关究竟在何方呢?向着烽火台一步步前行,同时也期待着能在古董滩上发现点什么?

  古董滩顾名思义古董层出不穷的意思。以前,只要有一阵大风吹过,在新出现的红砂砾间,就会有令人惊奇的发现。有人曾在这里找到过五铢钱,也曾找到过开元通宝,自然还有货泉通宝这类的古币。除了这些,还会发现零零散散的小物件,或是铜制带钩,或者其他的细小玩意。有人甚至在这里发现了琉璃珠、琥珀珠等等。也有捡到坚硬的阳关砖,用来雕刻砚台。可惜,岁月久远,古董滩上东西再多,也会被捡完的,只留下了这些传说而已。为何会有这些东西呢?据说,唐天子公主远嫁于阗王,公主的送亲队伍在此歇息,结果夜里遭遇大风,七天七夜后方停,将一切掩埋。每到大风刮起,流沙移动,古董就出现了。这自然是民间传说了,这里地处戈壁沙漠间,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,它将告诉我们什么呢?

  从另一个方面说,这里既然有这么多的遗物出土,那么会不会就是阳关遗址呢?

  关于阳关的遗址,人们只是很笼统地说,阳关在敦煌南湖乡境内,但说的具体位置就众说纷纭了,很多观点大相径庭。与之最接近的一个说法是,阳关关址在“阳关耳目”烽燧的南方两公里远的戈壁滩上。然而,人们依照唐代《元和郡县图志·陇右道》的记载,“阳关,在(寿昌)县西六里。”其中又说,后魏时,曾经在这里设置阳关县,周代被废。据考证,这种说法其实不靠谱,为何这样说呢?

  这个记载将阳关督尉府和阳关关口混淆在了一起。汉代的都尉府管辖这一线的的烽燧、邮亭,负责一段长城戍守防卫。而阳关仅仅是个关口,是阳关都尉府下属的基层机构。自然,阳关都尉府是汉代长城沿线比较高级的军政一体的机构。人们认为他应该在古董滩一带,这里地势开阔,现在虽然被多道南北走向的沙梁所分割,但是这些沙梁之间,却偶尔能看到大型版筑建筑的痕迹,还有时断时续的城堡墙基,以及排列整齐的房屋遗址,其南部是农田水渠,其西北部是墓群,曾有晋代墓葬出土。由此,人们推断,这里是一处大型城址。专家遍查史志,发现《晋书·地理志》记载,敦煌郡有阳关县。敦煌遗书中的其他资料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。

  既然古董滩不是阳关遗址,那么阳关应该在什么地方呢?明明确确的阳关,忽然间变得扑朔迷离起来。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,一支考察队在沙漠中有了惊人发现,他们究竟发现了什么呢?

  原来,1972年,酒泉的文物工作者组织一支考察队,他们从古董滩出发,向西而行,当翻越了14道沙梁后,有了惊人的发现。一个面积达上万平方米的板筑遗址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,发掘后还发现五铢钱、汉代陶片等器物。周围散布着大量的农田、房屋,水渠、窑址遗迹。显然,这是个不同寻常的地方。阳关遗址坐落在南北两个烽火台群之间。

  那么是否就是如此呢?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巨大遗址被废弃呢?

  过度开垦,大自然发出警示,黄沙掩埋了阳关

  赤日炎炎烈火烧。七月天,大中午在戈壁滩上行路,的确不易。有经验的人都躲开日头最毒的时刻。走了一阵后,电瓶车过来了,赶紧上车,直奔“阳关耳目”去。此刻,随身携带的水早已喝完,但我们距离目标尚远,只能咬牙坚持前行。

  1972年的那次调查发现,由于历代战争和大规模开荒屯垦,破坏了这里水源,从而导致自南方来的风沙逐渐向东北侵移,人们抵挡不住风沙的袭击,只好向东撤退,大约在五代之际,阳关就彻底被黄沙所掩埋了。

  这难道就是阳关的最终结局吗?可是,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看法。

  电瓶车很快就把我们送到了烽火台脚下,下车徒步前行。戈壁滩上到处都是路,只要盯着前方就行了。地势逐渐升高,等到了烽火台下,将四周尽收眼底。远处的农田,近处博物馆,碧波荡漾的湖泊,层层叠叠的黄沙,都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中。

  墩墩山烽火台名气很大。解放前,著名考古学家向达在河西走廊考察曾到过此地,他说,墩墩山烽火台是这一带的制高点,人在四十里之外就能看见。可见,阳关耳目是监控周围的制高点。在古代的军事地理中,占据制高点,设立监控报警的烽火台。有烽火台,那么就意味着附近有重要的,有价值的目标,需要烽火台为他们提供预警。

  从关口的作用来说,汉代设置两关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盘查过往行人,所谓查验通关过所,伴随着汉长城的设立,商路,敌骑,肆意随行的局面得到了彻底改善,关卡的设立必须能控制道路,能掌控水源,还有能通风报信的烽燧,这三者缺一不可。

  那么,阳关应该在什么地方呢?站在烽火台边的观景亭上,从这里远眺,祁连山皑皑白雪,清晰可见,在炎炎夏季,能看到雪山,真是一件令人无比惊喜的事情,戈壁滩上的酷热瞬间,消失得无影无踪,许多外地游客,感受了阳关的苍凉,也感受到冰雪所带来的惊喜。

  我们所抵达的阳关只是意象中的阳关,它只是一种标志,其象征意义,远远大于它的实际意义。那么,真正的阳关应该在什么地方呢?

  向达在此考察时判断,他说,古董滩逶迤于南湖北面,龙首山俗名红山口。他又说,红山口两山中合,一水北流,往来于两关所必经的地方,阳关是在关口内,可以控制西、北两路。向达据此认为,阳关应该在红山口内。红山口在唐代寿昌故城(即汉代龙勒故城)西北3.7公里的地方。这里有水,名为石门涧,今天人们所说的“上坝脑泉”。而在红山口上有汉代烽燧残迹,这里西面有小河,东面有陡崖,地势险要,有水源补充,是行旅的必经之地。《新唐书·地理志》中说,又一路自沙州,寿昌县西十里至阳关故城。敦煌遗书中说,阳关,东西二十步,南北二十七步,右在县西十里,今毁坏,基址见存。

  可惜的是,红山口遗址,如今已经修建了水电站,早已沉在水底了。无独有偶的是清《甘肃新通志》及《敦煌县志》也认为红山口即阳关。

  那么,究竟那个地方才是真正的阳关呢?有人认为,两个地方应该都是,被黄沙掩埋的应该是汉代阳关,到了南北朝时,人们逐渐将阳关迁到了红山口。这样一说,似乎就通了。真是这样吗?我们就不得而知。

  绕着烽燧转了一圈,算是圆了我们的阳关梦。其实,诗人笔下的阳关多是一种意象,是一个用来宣泄感情的标牌,至于阳关究竟在哪里,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它已经融入到了我们的血脉中,成了我们灵魂的一部分。说离别,必说阳关。仅此而已。

  告别烽燧,三四个小时的跋涉,口渴难耐。在葡萄沟一家阳关人家的农家乐中歇息片刻,一壶菊花茶,一盘西瓜,茶一般,西瓜甚是好吃。走时,要付钱,店家说,歇一歇,收什么钱呢,坚决不收。豪爽的敦煌汉子一如汉唐男儿。
大漠风领航,看最美新疆:http://www.xjdmf.com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大漠风俱乐部 Inc. ( 新ICP备08101096号 )

GMT+8, 2020-12-1 12:55 , Processed in 0.387873 second(s), 7 queries , Fil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